您好,欢迎光临nba投注网有限公司!
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

中国好月嫂——给到孩子妈妈般的呵护

20余年专业服务 打造好月嫂家政知名品牌
全国服务热线:
当前位置:主页 > 月嫂资讯 >
PUA呈现诈骗化趋势不良PUA至少涉及“七宗罪”
作者: 发布日期:2019-08-01 16:55

  【不良PUA:扭曲变态的“搭讪艺术”】 

  

  姚雯/漫画 

  PUA(Pick-upArtist,译 为搭讪艺术家)原以传播搭讪艺术为初衷,近年来却呈现不良的阴暗化、诈骗化趋势。以“自杀鼓励”“宠物养成”“疯狂榨取”为卖点的PUA课程在线上线下隐蔽传播,引发了一些具有社会危害性的违法犯罪。近日,江苏网警依据网络安全法查处全国首例发布违规违法PUA信息行政处罚案件,再次引发公众对PUA合法与否的讨论。 

  据本报记者采访专家、律师及反不良PUA公益组织负责人,不良PUA对学习者、受害者的婚恋价值观及社会价值观造成侵蚀甚至摧毁,其危害不容小觑,必须增强对其社会危害性的评估,加大司法打击力度。而这一行业若想走入正轨,仍需要监管部门进行长时间的净化和治理。 

  不良PUA至少涉及“七宗罪” 

  PUA早期只是分享男性如何通过技巧和心理学应用去接近、搭讪自己喜欢的人,而近年来随着感兴趣人群增多,PUA逐渐商业化、产业化,成了一个盈利丰厚的行业,其中还滋生了物化女性的观念,通过传授“情感操控”技巧,让女性在情感关系中任其指挥。不少人认为这类“情感操控”无德、低俗但不违法。 

  本报记者采访了致力于揭露不良PUA真相的公益组织“小红帽”负责人孔唯唯。2018年3月至2018年底,她针对PUA行业展开了一份业内调查,邀请600名PUA学习者、接触者填写,并通过测谎设计和去中立态度问题设置保证结果真实。 

  孔唯唯介绍,PUA暴露出的黑暗面仅是冰山一角,从她手上掌握的材料来看,不良PUA至少涉及“七宗罪”:将情侣间的不雅小视频上传至网络,涉嫌涉黄犯罪;未经许可上传女性的照片、职业、家庭等个人信息用于炫耀,涉嫌侵犯他人隐私权;将女性的生活照片、视频等以盈利为目的写成“教程”售卖获利,涉嫌侵犯他人肖像权;部分PUA导师因职业性质属性传染病高风险人群,明知自己患有传染性疾病还隐瞒病史,积极发展多名性伴侣,故意将疾病传染给更多人,侵害他人健康权;不良PUA行业研发大量行话、术语甚至兜售迷药,使女性在不知道、不能够或者不敢反抗的情况下被诱使或强行发生性关系,涉嫌性侵、强奸;PUA主打的“榨取技术、逆向合理化、夸大错误、推拉”等技巧,对同居伴侣进行身体、精神、性及经济方面的侵害,与反家暴法精神相违背;一些PUA课程大肆传播“多重后宫关系”“把女人当狗训练”“鼓励引诱吸毒卖淫嫖娼”等严重违背公俗良序言论,搅乱社会秩序,且打着心理咨询师的名号却不提供相关服务。 

  “对传播非法PUA教程予以行政处罚,具有标志性意义。”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、广东固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捷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均认为,PUA组织现在作为洗脑式营销,启发、驱使了一些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的行为,甚至有了邪教的特征,司法机关应当以此为契机,举一反三,规范、净化整个行业。 

  以明确法律适用为突破口,打击不良PUA组织 

  江苏网警对发布违规违法PUA信息的惩罚是拘留五天、罚款5万元。在受访人员看来,这样的违法后果和其社会危害性并不成正比,PUA虽然看似涉嫌众多罪名,但却面临取证困难、适用法律模糊等问题,尤其是PUA组织更难被追究法律责任。 

  “对比以前,此次行政处罚已经是巨大进步。考虑到当事人尚未造成严重社会后果和现有证据,我认为警方的处罚还是适当的。但PUA长期以模糊道德和法律界限为生存前提,仍有很多不良PUA从业人员逍遥法外。”张捷说,部分PUA从业者宣扬虐待女性,通过诱骗鼓励女性自杀的手段来对其进行控制,已涉嫌故意杀人,导师百般教授、督促学员实施犯罪,也涉嫌教唆罪。但由于PUA传播手段比较隐秘,又披着谈恋爱的外衣,受害者往往没有保存证据,因此PUA人员和组织受到司法打击的仍是少数。 

  “据我了解,PUA相关案件进入刑事程序的,比例连百分之一都不到,一些受害者只提起民事诉讼,更多的人自认倒霉。”孔唯唯认为,要打击PUA组织,必须要先了解他们的产业链结构。一种是“卖结果”模式,即把搭讪成功的女性的不雅视频刻录成光盘,售卖牟利。这种模式,警方可以直接找到源头的PUA组织,很容易认定为犯罪。而另一种更为复杂的是“卖过程”模式,即将搭讪女性的过程做成教案或者视频课程,作为提供的婚恋知识服务,这是目前PUA业内最常见的形式,也是令警方和监管部门最头疼的。 

  “他们自称提供的是知识服务,可以是某种技巧、文化或者价值观,虽然课程可能存在明显的扭曲,但也只是一个‘传授的过程’,最终效果如何,看学员各自的行为结果且法律责任由个体承担,警方很难作用于源头,尤其是很难将学员的犯罪行为与组织形成关联。”孔唯唯说,这也是江苏案的积极意义,警方直接打击传播PUA非法内容的网站、平台,直接作用于源头。 

  朱巍也强调,要强化对PUA传播平台的打击力度,如果应知、明知、已知非法内容在平台内传播仍不采取措施处理,平台也要承担法律责任。在他看来,现在办理PUA案件确实面临取证和定性困难的现实问题,在司法办案中可能还偏保守。 

  “所以,我建议将研究适用罪名作为突破口,为司法实践提供指导。”朱巍介绍,学员按所学内容实施诈骗、强奸、非法拘禁等犯罪,PUA组织可能涉嫌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、传授犯罪方法罪,应当对应其违法行为,从这两个罪名入手研究适用问题。此外,PUA组织对外宣称神乎其神的学习效果,保证学员的情感成果,实际教授的可能是胡编乱造的所谓心理学知识甚至低俗、违法的话术和骗术,可能违反广告法,涉嫌虚假宣传甚至诈骗罪。这些都需要通过典型案例办理或出台司法解释,强化对于此类犯罪的认识和定性。 

  综合评估社会危害性,精准打击违法犯罪 

  受访者认为,现在对不良PUA打击力度不够,尽管大众早已从PUA宣传的婚恋价值观中感觉不适,但其违法成本与社会危害性明显不适应。 

  孔唯唯强调,不良PUA造成对家庭婚姻观、社会价值观损害甚至摧毁,其社会危害性不是简单涉黄或者强奸等罪名可以说明的。她的调查显示,危害是双向的,沉迷PUA的人也会产生人际交往障碍。深度中毒者幡然悔悟后,要经过心理治疗才能恢复常人思维。此前,有PUA学员学习入魔,因非法入侵女方居住地,最终被法院以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拘役六个月。调查数据还显示,学习PUA的人中15岁至24岁青少年比例达56%,65%的PUA接触者拥有本科学历,16%拥有硕士或博士学历。“这批学习者将来正是社会的中坚力量,他们的婚恋价值观不应该被现在生态恶劣的PUA行业污染。”孔唯唯说。 

  “非法PUA的社会危害性早已超过个案带来的负面影响,其中含有的反社会、变态、邪教型传授等内容和特征,会给社会造成不可估量的隐性危害。”朱巍建议,司法机关要加大源头治理,扩展举报渠道,强力打击有组织的PUA犯罪,要积极建立对PUA社会危害性的系统性评估和监控机制,提升打击精准度。 

  PUA行业是否有存在必要?张捷认为,目前PUA行业也有存在的土壤,符合中国当下青年男女的婚恋需求。但这个行业要依法合规地存在下去,必须改变以榨取异性为目的的价值观,要将培养正确、积极、科学、合法的价值体系放在首位。 

  孔唯唯则强调,这一行业还要经过严密的行业监管才能逐渐步入正轨。“现在很多PUA导师持心理咨询师资格证,但只拿这个做幌子行骗,相关行业主管部门可否关注?PUA传播鼓励家暴行为的内容,不少受害者属于反家暴法保护范围,有关监管单位是否可以出手管理?”孔唯唯说,行业协会可以规范监督,司法机关以法律兜底,如果相关部门能形成有力联动,相信可以扭转被PUA扭曲的婚恋观,在全社会形成具有良好指引的价值观。

相关新闻

Copyright @ 2011-2017 nba投注网app 备案号:

联系电话:

地址:

全国服务热线: 扫描官方二维码